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五章
本章來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發表時間:2020-04-26 點擊數:56次 字數:

早晨的陽光絲絲縷縷,空氣中彌漫著清新氣息,踮腳鵝蛋石越過小溪,但見一片花樹,淡雅芬芳。穿過花樹林,便是窄徑相銜,山石點綴,楊柳垂條,有三間赭紅樓閣,隨四面抄手游廊,在一根老藤旁地面上,壘著幾塊溪石,從中間縫隙里硬是蓬蓬勃勃長出一叢綠葉,顯現春的盎然。

呂不韋一路含笑,領著蘇代走下巖石樓閣,徐徐行過長廊小橋,又見了一坡迎春花,花開正艷。然呂不韋卻向左拐入望園,蘇代自然隨著,再行數步就登上了望府樓,憑窗北望,可見山石水臺,池沼清澈,倒影歷歷。待坐扶欄邊,向南舉首遠眺,樓閣參差,有左右大小不等院落,全都掩映于綠樹環抱之中。

蘇代禁不住喟嘆不已,有感而贊:“所謂春和日麗,花木扶疏,石樹影疊,亭榭靜佇,連橋宛轉,溪水潺流,林間聞鳥鳴,池中見魚翔;而仰古木參天,覆天蓋府,廊廡周環,宏麗軒舉,重檐迭樓,氣象磅礴,景與情相通,人同仁共享,此樂何極也!”

呂不韋一下樂哈了,卻可著勁地謙遜:“謬夸了,謬夸了,先生好口詞呵,可與屈原大夫媲美啰,不韋慚愧哉!

蘇代哈哈一大笑:“謙虛!呂老弟財大氣粗,生意做的好大啊?上Ю,一車黃金,裝得還不夠貴呀,看遍你偌大府院,稍覺有憾,靠水不靠山啊!

呂不韋先一呆,然立馬領會話中之意:“嗯,先生一語中的,佩服佩服。不過,若先生所言靠山,不韋的確沒有,然此地還是有小山可靠,待會先生您可一睹尊容!

蘇代更是大笑:“小山不行哦,太矮,人人還是可踩一腳,要靠就靠大山,老弟,你說是否?”

呂不韋頷首淺然一笑:“可不韋只是一介微商,先生應知,我前世無緣,后世無福,若說有所期盼,恐還需仰仗先生您給多多指路呵!

蘇代一雙小眼睛盯住了呂不韋,意味深長地:“我豈敢指路?路生地不熟,全都依靠你老弟給我引路來著,才有幸游覽一路麗景,飽了眼福。我現在是一百步能跑五十就不錯了,時常哀嘆氣力不夠,但還想看老弟后面景致,拼一下勁,就能看到更精彩吧!

呂不韋怡然一笑,伸右手抓了抓拳頭,放下:“先生笑我?先生請莫笑我,既然在不韋舍地,理當盡地主之宜!闭f著,他站起了身,恭請道,“先生,請——”

說走就走,下了望府樓,呂不韋仍沒忘帶笑意,指引蘇代進入了桃花源。

桃花源,花海一片,微風吹來,花浪起伏,一層趕著一層不斷涌動,深紅、粉桃、淡紫……看花兒盛開,似蝴蝶撲翅翩翩起舞;憐瓣兒凋落,若仙女散花落英繽紛。鉆進桃園深處,更是誘人心境,粉蕾嬌嬌,瑩潔無瑕,玉蕊楚楚,含露吐英,羞滴滴含苞,玉亭亭怒放,桃花灼灼,盈盈欲滴,紅白相間,參差艷麗,一簇簇素潔淡泊明志,一團團燃燒激情噴發,一樹樹香艷旖旎多姿。

看著看著,忽然蘇代暈眩起來了,眼前呈現一片紛飛繚亂,莫知莫覺心底泛起說不明的五味雜陳,若同新呂府一般,布局繁雜,各自為陣,花開鮮麗,各領風騷,或許此就是商賈呂不韋的人生思維,思想定勢,顯盡富庶繁榮,缺憾貴氣高雅,單憑個人喜好,一樣都不能少,府堂,庭院,樓閣,廊亭,花園,假山,池沼……應有盡有,無非一塊堆一塊,隨心所欲。當然,從每一塊看似乎都是一景,煞是好看,然一旦連成一體,全無章法,恍若迷宮,方向錯亂,七繞八折,魂落新呂府,此恐怕亦就是呂不韋一直需要與追求的雜家大道與商家大局觀,雜中求智,亂中取勝。

總算站穩定,暈眩過后,蘇代不由發出一番感慨:“呂老弟啊,真不敢想象,你的府院堪比王宮,我呀想,不知你有沒有想過,可以去做更大的買賣?”他眨巴了一下小眼,詭秘地笑了一笑。

呂不韋迎合一笑,卻一臉迷糊:“先生,我的買賣還不大嗎?有比我販賣珠寶生意更能賺錢的嗎?哦,先生,甭怪不韋愚鈍,我怕我不明先生意思,能否請先生明示呵!憋@然,他顯出一副誠懇樣,是想討教,不,應該是想學習,更是想拜蘇代為師。

蘇代亦不傻,立馬機敏點穴:“呂老弟不必故作糊涂,我知你心里清楚,你我可是心知肚明,但你千萬別指望我,我只是浪跡天涯之人,說有今日,卻不知明日如何。若我沒有猜錯,老弟心里早已有盤計,能不妨說與我一聽?”

呂不韋傻嘿嘿了兩聲,稍頓了頓,道:“先生不愧為縱橫家,料事如神,那,不韋就如實說了!彼戳颂K代一眼,見沒反對,便敞開了亮話,“先生,能否在適當時間,讓我亦拜訪一下相國大人?”

蘇代望了他一眼,隨后一陣狂笑:“哈哈哈……老弟原來圖謀已久,嗯,是個想做大買賣的主!苯又,他便開始迂回出擊,“呂老弟的確不同于一般商賈,有遠見,有抱負!不過……”不過蘇代還不想這么容易引見相國平原君,他亦要做一筆大買賣,想依仗呂不韋的強大資金,做好做實自己的大買賣,故而,他有意將話意留下不說下去,拖延些時辰,準備釣呂不韋這條“金”魚。

呂不韋哪有不明白蘇代的意圖,然不管,他亦要為達到自己目的,抓牢時機往前奔,刻不容緩,明知人釣魚,偏朝鉤兒送。

一個是想依賴財富,一個是想依傍權貴,心思各異,殊途同歸。

但見,呂不韋非常爽快,直言道:“先生自不必擔憂,不韋亦會助您一臂之力,助您大功告成,助您實現前輩蘇秦先生的宏愿!彼餍,他抬出名聲響亮的蘇秦,亦是給蘇代一個臺階可下,不至于讓他難堪。

蘇代連忙推手,找出理由辯解:“呂老弟,別誤會,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多想了。我只是怕,怕萬一此次借糧失敗,別說你想見相國,就是連我亦無臉面見了,如何能引薦你啊!鄙韵胍幌,他亦不想把話說死,又爽快答應道,“好,呂老弟,但等我此次借糧回來,一定帶你去見平原君!

呂不韋立馬感激作揖:“先生的本領我是領教了,借糧不成問題,必定馬到成功,見相國大人亦就是遲早的事,不韋在此先謝過先生了!闭f完,他又是一個躬身作揖。

蘇代趕緊還過禮,然后把招呼打在前頭:“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馬失前蹄哦!

呂不韋替蘇代自信笑道:“先生不會,不韋就等著您凱旋而歸呵!

蘇代邊搖著手,邊跟隨著呂不韋走出了桃花源,踏上了一條石板小道,沒有十來步,便上了上山的石階。這確實是座小山,爬了約摸三十余步,倆人都喘著氣,但已站在了山頂之上,再往前幾步,就是一角亭,額題“清風亭”,亭有六角,飛檐攢尖,柱刻楹聯“山不傍水飛來峰,水無靠山枉自流”,在角亭中央,擺放著一張精雕細刻的石桌和四只石凳,桌面上置有趙酒和數盤美味菜肴。

日光高照,清風拂面。

呂不韋捋了下頭發,舉起酒觴,滿面春意:“先生,不韋敬您一觴,敬您的膽識超人,敬您的深謀遠慮,敬您的無懼無畏!

蘇代瞇著小眼,舒眉笑道:“老弟,你是否有甚么鎖心事需要傾述?不會,把我拽到這小山上,就是為我唱三敬吧!

呂不韋急忙掩飾下自己,猛吞一口酒,口喊:“好辣,好辣,爽!先生亦來一口,不喝不過癮,來,干!”說著,他把酒觴送了上去,要與蘇代一碰。

蘇代笑著推開了他的酒觴:“好了,老弟,說了吧,我看你呀亦放不下,酒嘛,待你說完再喝,或許更爽!

呂不韋放下酒觴,嘻嘻傻笑兩聲:“先生,真瞞不過您,服了。不韋確有事情請教,不,請您教導——您說,現在長平關戰事如何?”

猜就是,蘇代又碰到一位關心長平關的,當然,他知曉,呂不韋關心的角度不能與平原君相提并論。于是,他又用小眼盯住呂不韋,一臉嚴肅地,詢問:“老弟是想關心長平關哪方面的戰事?”

呂不韋習慣性又拿起了酒觴,困惑道:“戰事還有哪方面的?先生問的亦蹊蹺,不就是最終誰會贏誰會輸嘛。您看,我這一大家子,還有一大攤子,萬一……我不就苦了嗎?您說我是留好還是走好呵?”

蘇代突然覺得,有錢亦是有煩惱的,錢越多恐怕煩惱亦越多,越大。他的幾根手指不經意地輕敲著酒觴,冥想一會,隨后他詭譎一笑:“嗯,老弟擔憂不無道理,兩難呢,但要說長平關戰事……嗯,照理說,有廉老將軍固守著,可以高枕無憂,不過,天有不測風云,怕就怕萬一,萬一哪一日趙王突然想起來,要換將了……”

“換將?”呂不韋一下還真的不解。

蘇代沒理會,只管自顧自說下去:“你說派誰去能贏得了強秦?至于時間……嘿,我這不馬上要去齊國借糧了嘛,萬一,我糧是借到了,未等運回來,但廉老將軍被換了……”

呂不韋戲笑撓頭了:“先生,我斗膽冒昧地插一句,先生,您能不能不跟不韋繞彎彎?”

蘇代一下笑響了:“哈哈,我這不是繞彎彎啊,或許會變成現實,當然,或許不會!彼杂洲D回進自己思路里,繼續說下去,“其實,大家都是在與時間賽跑,晚一日晚一個時辰,事情恐怕都會大相徑庭……行了,呂老弟,我這樣幫你說吧,趙危險很大,贏小輸大啊。有人說,趙失算是因當初不該接收上黨,依我看,其實不然,趙若輸了這場戰爭,很大程度乃在對秦的決心估計不足,但根本問題就在于戰略與外交上的嚴重錯誤!睕]想到,蘇代的說話勁上來了,沒法控制,越說越興奮,似又有了牢獄中向呂不韋神侃的感覺,更有在朝堂上的那種慷概激昂,“趙完全可利用廉老將軍避戰拖延的時間,火速與五國結成同盟,合縱抗秦,或許戰況目前會是另一番局面。長平之戰不久,趙王曾派使臣前往齊、燕、楚、魏等國求援,著實讓秦緊張一陣,秦似乎已作好準備,一旦五國馳援趙國,一遇不利即刻打道回府?上Ю,一方面五國各懷鬼胎,觀望且不置可否,而趙王等不及,似對五國能否出兵來援亦心中沒底,便只能趕緊召集朝廷重臣密謀。本來名士虞卿建議挺好,派使臣帶貴重珍寶去楚、魏賄賂朝野,以期造成合縱抗秦之假象,迫使秦停戰議和。但可惜啊,亦就錯過了最好的時機,虞卿的諫言未被采納,趙王亦不顧虞卿的堅決反對,卻采納了樓昌大夫的謀言,遂派重臣鄭朱入秦求和。來的正好,正合口味,秦見機會來的如此之快,即刻采用高規格禮節熱情接待鄭朱,同時,四處散布消息,有意與趙國和談。由此一來,五國見秦趙積極開始媾和,似找到了拒援的借口,齊、燕非常直接就拒絕援助趙國,楚、魏稍微猶豫,徘徊持觀望態度。就這樣,趙被完全孤立了起來。秦一看五國態度明朗,自然亦就用不著繼續與趙和談,直接打發鄭朱回家。你看,原本可以布局一盤好棋,卻被趙王的決斷弄岔了,戰略合作不了了之,外交謀和宣告失敗。沒有了五國外援,老將軍繼續避戰固守,剩下的就是致命的一個關鍵東西——”

呂不韋前額往前一沖,忙問:“甚東西?”

蘇代非常鏗鏘有力地吐出兩個字:“糧食!”他看著呂不韋,停頓了片刻,又繼續慷慨陳詞,“沒有了糧食,老將軍就是再有天大的本事,恐怕亦難守住長平關。屆時,秦根本不用進攻,亦不需進攻,老將軍連同他二十萬大軍都會自己被饑餓打垮,打死。亦就因為此,趙王或許會孤注一擲,為縮短時間,拼全力與秦決戰,幻想置死地而后生!如此,一旦決定出擊,能否繼續讓老將軍擔當主將?”蘇代搖了搖頭,“很難說,以我看,換將概率極大,撤換老將軍勢將必然,原由很簡單,老將軍太固執,不聽趙王話,更不會更改戰略!

可能,呂不韋考慮的不是換將,而是贏或輸,假蘇代所言,既然糧食是贏或輸的關鍵,那么作為商賈的他,必在糧食上做足文章,做好文章,滿足趙軍,援助廉頗,如此,趙國方能取勝,邯鄲才能平安,他呂不韋才能安定,亦才能保一大家子相安無事。

那糧食在哪里呢?二十萬大軍半年,甚或一年的糧食到哪里去弄呢?

呂不韋放下手中的酒觴,試探性地問道:“先生,以您看,除了糧食,趙國就不能用其它甚么力量打敗秦國?趙國就再沒有一條勝利的路可走?”

蘇代又搖搖頭:“其實,現在擺放在趙面前有三條路:一條路,自行撤軍;其二,持久防御;那三嘛,就是主動攻擊。從目前情勢看,我分析過了,趙不可能撤軍,一旦撤軍,就意味著趙將失去太行山以西大片疆土,亦直接威脅到國都邯鄲,這是趙王萬萬不能接受的,因為戰敗的結果亦不過如此。但要想堅持持久防御戰略,趙一方面因糧食儲備無力支撐,更嚴重的是,若堅持到糧食儲備消耗一空,長平大軍將因無糧而不戰自潰,不戰自敗。因此,就趙的軍事抉擇而言,國家經濟狀況無力支撐持久防御,撤退則很有可能不戰自敗,而主動攻擊或存有一線勝機,即使戰敗亦可大量消耗秦的有生力量,遠勝不戰自敗。故,對此時的趙而言,主動攻擊雖不是最佳選擇,但從國情、軍情、敵情出發,綜合衡量,或許是最為有利的軍事抉擇!

呂不韋猛一下拿起酒觴,仰頭一口喝盡:“以攻取勝,還未必,那還得靠廉大將軍堅守,消耗秦敵,才有可能獲勝是吧?而糧食是唯一動能,否則換將將成必然趨勢,是吧?先生,以您估計,一旦大王決定換將,會換誰去呢?”

蘇代不緊不慢,亦拿起酒觴,喝下一口酒,顧左右而言他:“趙酒很兇悍猛力啊。老弟,知曉這么一個故事嗎?魯酒薄而趙酒厚。當年楚會諸候,魯、趙俱獻酒于楚王,魯酒薄而趙酒厚,楚之主酒吏求酒于趙,趙不與,吏怒,乃以趙厚酒易魯薄酒,奏之。于是,楚王便以趙酒薄怠慢于他,故而圍邯鄲攻之。老弟啊,如今趙酒仍兇,邯鄲又岌岌可危,秦王有過之楚王,救邯鄲者,你排數一遍,在趙現有哪位將軍最兇猛,堪當此重任呀?”

呂不韋無法應答,實是他對趙國將軍哪位勇猛,有幾位將軍能人,全然一無所知。

蘇代又舉起酒觴,一個猛勁喝下:“或許,趙王……趙王會用……會用……馬服君趙奢之子……”

呂不韋亦舉起酒觴,用勁朝前一碰,沒碰著,便顧自一飲而盡,暈乎乎,酒不醉人人自醉,支支唔唔道:“趙……括……”

幾乎應了趙酒的醇厚,度數高,酒勁足,倆人你一觴我一觴,喝下大半陶罐,已有了許多醉眼迷蒙,不過,他倆心里感覺都明朗著,各自撥拉著自己的如意算珠。

酒興酣暢,仰頭朝天望去,有一顆白晃晃太陽正慢悠悠地往上爬著,越爬越高,在接近日昳時分,已高懸于半空之上,但見那白燦燦的日光拋射出暖暖的溫香,全都鋪灑在明麗的邯鄲城里。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第十六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谷聿
對《第十五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捕鱼欢乐炸无限外挂 河南快3走势图表6月9号 河南11选5 广西快3号码预测 怎样买快乐8才能赢 每十股转增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1000期 98时时彩手机版下载 股票分析方法有哪些 彩票论坛官网网站 广西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