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十七章
本章來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發表時間:2020-04-27 點擊數:54次 字數:

  月亮悄悄爬上了樹梢,夜色暈白溫柔,包圍著溫馨的紫寢房,以紫色為基調的房內,燈火點燃曖昧的幽亮,更有一股女人香彌漫出來,纏繞在呂不韋的周邊。

  是范姒,見她輕柔地從精致竹篾箱里拿上一件織貝縫制的紫袍,紫紅閃絲,典雅;珍貝紋理,細膩;金玉帶鉤,貴重;這可是范姒親手用楚地絲綢織造精良華麗的喜壽鶴袍。

  呂不韋喜滋滋,穿上白鶴紫袍,禁不住一陣嘖嘖稱贊:“甚好,甚好,范姑娘,妙手呵,不韋三十壽辰,有你白鶴紫袍添身,熠熠生輝呵!

  范姒滿面春風,笑似桃花:“先生喜歡就好,范姒亦覺高興,算沒白費我的心血,能趕在先生壽誕之前,增彩助興,幸甚,幸甚!

  呂不韋上前,溫柔地親了下范姒額頭,深情滿懷,道:“范姑娘體貼入微,不韋涕零感激,明日你可要多飲幾觴酒呵!

  范姒抬眼,柔情地望著他的臉,頷首應允:“嗯,嗯!

  呂不韋才想捧起她的臉蛋吻上去,忽然,范姒卻一個蹲下身,急忙忙伸手入竹篾箱,從里面拿出了兩件純白的玉佩:“哦,對了,先生,這一對翡翠玉佩,是猗淝讓我送于您的!彼龑⒏鞯裰恢淮渖缏沟挠衽暹f到了呂不韋的手上,“他還讓我轉達對您的祝福,說甚么,說甚么,哦,祝您三十如意,心遂事順……壽比南山,福似東海!

  “俗了,俗了,說的俗了!眳尾豁f一邊嬉笑著,一邊把看著這一對玉佩,“呵,這猗淝亦舍得破費這多錢財,不詐我就謝天謝地了!

  “看您說的,人漪淝哪有您說的那么差勁,他這是感激您,給了他賺錢的機會,否則啊,人才懶得理您!狈舵Π琢艘谎蹍尾豁f,櫻唇小嘴嘟了嘟。

  “好,好,那我還得說聲謝謝他了,承蒙他還記得我,范姑娘,回去代我謝了呵!眳尾豁f故意逗趣著,更加活躍一下氣氛,但忽然,他似想起甚么,趕忙轉念一本正經問道,“呀,我正要問你呢,范姑娘,你說,這個猗淝,是真是假?……”

  范姒不明白甚意思,一臉的迷惑:“先生所問,何真何假?”

  呂不韋猛一拍腦袋,笑著嗔怪自己:“看我,話沒說清,斷詞少句的!庇谑撬B忙補充道,“我呵,是想問,這個猗淝究竟是否猗頓后裔?”

  范姒亦迷渾了,不知如何說好,支支唔唔地:“我亦說不好,聽他說是真,但做出來有些事嘛,有時不可思議,譬如賣您的那顆夜明珠……聽您一問,看似又假!

  呂不韋咀嚼著她的話意,自省道:“哦,假作真時真亦假,這世人確有許多不可捉摸!彪S后,他感覺著搖了搖頭,又咕噥重復了一句,“不可捉摸!

  確實不可捉摸。說起范姒與猗淝的瓜葛,原先亦就是掌柜與酒客的關系。

  半年之前,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繁麗酒肆的火爐燃燒的火旺,酒客自然來的許多,都想取暖抗寒,借爐取暖,亦借酒取暖,可暖身暖心。傍晚時分,被嘯嘯北風卷進來一位三十來歲、又矮又肥的褐面書生,他站定門口,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巡顧了一下左右,見靠近火爐的周邊坐席都已坐滿,猜拳的喝酒的斗嘴的……喧鬧一片。接著,他便隨意地跺了兩下踩過雪的腳,尋了個邊兒上的座席坐了下來。

  才一會兒,褐面書生感覺冷僻的難受,就站起身,想著法兒往火爐旁的座席湊去:“諸位,諸位,大家認識一下俺,俺,氏猗一個淝字,猗淝,你等不知道吧……那猗頓,猗頓你等定然清楚啰……”

  聽著偌大說話聲,座席上的酒客都轉過眼來,看向了這位自稱猗淝的褐面書生。褐面書生猗淝頓覺有了效果,最起碼引起了注視,于是,他急忙兩步湊得更上前去,咧咧開嘴唇,擠出一堆笑容:“猗頓,陶朱公的關門弟子,可知道了,諸位?”

  “哪個猗頓?販賣雞豬牛羊的那個,還是專割畜生生殖器發財的那個?”有人出來搭訕調侃了,算是個知曉猗頓其人一二者。

  猗淝忙看過去,見是一個圓兒臉、面兒看似善相的商賈漢子,嗓門還挺粗的,嚷嚷著,一副不屑一顧,還出言不遜。

  猗淝才不在意呢,徑直走到善面商賈案桌幾前,好似老朋友一般,從他案桌上倒了一觴楚酒,又從他盤里抓起一塊牛肉,嘿嘿一笑:“莫說這難聽嘛,那可是本事,我上祖摸索出來的絕佳致富經驗,可多賣多少金啊!焙戎,他開始信口賣弄起來了,“你等可知,何為牛者頓足,馬者夜飽?那可養壯啦。這位兄弟,你應該說的雅觀點,你說的那個,叫雄畜去睪,是我家老祖宗標新立異,了不得,除掉了雄畜的性欲功能,讓他等安心安定下來,只管養膘增肥,加重健壯。你不要說,這套法子,經我猗頓老祖宗培育出來的牲畜,可是個個膘肥體壯,拿到市場上一看絕對質優,非常暢銷,還供不應求呢!

  善面商賈最聽不得鼓吹,看他一副油樣,更不待見,說話直接損他:“據我所知,這猗頓,雖有金,但沒氏,都不知曉自己氏甚,純一個賤胚。你呀,去問問你的老祖宗吧,他氏猗嗎?”能如此說話,他似跟猗頓有深仇大恨一般。

  那猗淝是嚼咬著牛肉,突然停住,臉上的笑意亦顯出了僵硬。

  說到這里,范姒自然地露出了一個淺笑,“我亦知曉,猗頓老前輩氏甚名誰,到今日誰都說不清來龍去脈,倒是坊間有諸多說法,要問到當地人,他會告訴你,猗頓不氏猗,是氏王,但甚名號就說不出了。至于‘猗頓’之名,亦有說他因在‘猗地停頓’,發家致富,是后人給取的!

  呂不韋恍然,一拍腦袋,道:“嗯,如此看來,猗淝亦是冒牌一個,盜借猗頓之氏,帶上一個淝城的淝字,行投機取巧之能事也!

  范姒不以為,連忙替他辯解:“似乎亦不全是。我與他接觸數次,發覺他還是有一套營商貨色的!

  呂不韋似信非信地:“哦——”

  猗淝臉皮還是很厚的,從來不怕譏笑挖苦,只瞬間,他便翻轉成一張松弛的笑臉,還一本正經替自己標榜、貼金:“氏猗,當然氏猗,我老祖上過去,現在,將來都氏猗。我猗淝亦氏猗,我的后代還會氏猗!彼秸f越得意洋洋,唾沫飛濺,“諸位若是不信,可以去猗地走一趟,看看那里的猗頓墓,真個叫氣派,青磚石邊,隆然大冢,四周花草茂盛,松柏成行,還有猗頓閣,猗頓祠,更是氣勢宏偉。一座猗頓石雕像,那是面容慈祥,黑鬢拂動,神采奕奕,被猗地百姓奉若神明。我是引以為豪啊,為我的猗氏感到驕傲!”

  整個夜晚,猗淝是這張案桌幾上抓一塊肉,斟一觴酒,那張案桌幾上夾一雞腿,干一觴楚酒,把個肚子裝的飽飽的,喝的暖暖的,反正臉皮厚,甚么都有了,且不花一個刀幣,就聽他一通通胡吹神侃,吹的熱鬧,喝的有氣氛,眾酒客沒不愿意的,都任由他喝呀侃呀。

  一直神侃到酒客都走完了,自己酒亦醉了。

  “先生,先生!狈舵ψ哌^來一連聲叫著他,卻叫不動。

  叫了大半刻,才有了動靜,只聽他含著個大舌頭,語詞不清地念叨著:“俺給你說個故事,陶朱公的故事。范掌柜吧,我可是與你有緣分啊,哦,兩百年了吧,我的老祖……猗頓可是你老祖……陶朱公的關門弟子哦……我得叫你甚么?老師?先生?還是師妹?……我還是先給你叩個頭吧……”邊說著,他邊就晃悠著站起身來,要給范姒叩頭。

  范姒趕緊一把扶。骸跋壬,時辰不早了,該回了,我讓伙計送你回家吧!

  猗淝不肯,晃晃悠悠,拼命搖手:“不用,不用……我會走,我自己能走……”說著,一個搖晃往前一沖,沒差點摔倒,又被范姒雙手攙住。

  還真有緣分,或許是猗淝故意造醉出來的緣分。

  侍女招待端過來一壺熱茶,猗淝是一口就灌下一盞,接著再滿上,又一口喝盡,再一盞,三盞茶水下去,似乎好了許多,亦清醒了一點。

  “先生,好點了吧?”范姒關切地問。

  猗淝舌頭還硬著,話拖得很長:“嗯,好……好點了……謝……謝范掌柜,給你添……添麻煩了,你不在意的話,我就多坐一會兒,等我酒……酒全醒了……就走!

  “行,先生,您坐會,沒事的!闭f罷,范姒轉身就要離去。

  “范掌柜——”猗淝喊住了她,“你能……陪我一會吧?我想……與你聊聊,我覺得你我有緣分……真有緣分!

  范姒剛想拒絕,一下又被猗淝一揮肥手堵住了:“范掌柜……別拒絕我,不管如何說……你我都是富商名人之后,你聽我說……”他亦不管范姒愿聽不愿聽,借著一股酒力,又鼓唇弄舌,亦不知夜已更深,對著范姒就是一通直抒衷腸,顧自嘮叨起猗頓拜師陶朱公致富的那些陳年舊事。

  范姒停下步,耐心聽著,其實她是怕他再醉倒下去,難以把持。

  猗淝可清醒著呢,從當年他老祖猗頓耕無其田、衣無其桑說起,腦子還算不渾,說猗頓千辛萬苦尋師,如何拜見富甲天下的陶朱公,討教致富秘籍。陶朱公亦不計他窮,不計他沒資金,更沒門路,只看他有聰慧腦袋,便因他而異,因地制宜,根據猗地的自然環境等綜合因素,對急想擺脫貧窮、發家致富的猗頓老祖傳授了八字之術:“子欲速富,當畜五牸”。

  五牸,即五種母畜:母牛、母馬、母豬、母羊、母雞。猗頓于是從簡單事情做起,從力所能及事情干活,從幾乎用不上多少投資的畜牧業開始,本錢小,繁殖快,只需勤勞肯干,牲畜就會越養越多,資本的雪球亦自然會越滾越大。俗話說:“母羊生母羊,三年擠倒羊圈墻”,“母牛生母牛,三年五頭!,他更懂得道家之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亦就悟出了陶朱公的生財之術,由一、二、三乃至萬物,那就是資本的不斷積累與不斷壯大,壯大到他后來的財富能與陶朱公范蠡的巨富,并稱“范猗之富”,成為一代傳世的財富名人及象征。

  猗淝越說越眉飛色舞,越說越與范姒粘貼得更近:“范掌柜,這不是俺吹的吧,俺老祖猗頓與你老祖陶朱公的淵源深不可測吧?去看看猗地的“聚賢亭”,上有一對楹聯,你知曉否?上聯叫……叫做“陶朱朱陶,三致千金”,下聯寫的……是……是“猗頓頓猗,五牸盛名”。你說何謂“聚賢”,不就是陶朱與猗頓并稱的意思嘛。范掌柜,你說俺與你是否非常有緣分?淵源如此久長矣!

  范姒被猗淝一通吹的不信亦似信,一直說到過了二更夜,猗淝還戀戀不舍,然又不得不似醒非醒歸家去了。

  到了第二日傍晚,猗淝又來了,還是免不了不停頓地海吹神聊:“諸位,諸位,‘五牸’的‘牸’如何寫?你等不知曉了吧,牛字旁,加右邊一個‘字’字。甚么意思?你等我想更不知曉了吧,雌性牲畜,就是母的,你媽媽的!狈凑院热辛,他越說越帶勁,“虧陶朱公想得出,讓俺老祖去喂牲口,還非母的不行。當然,亦虧了他老人家的指點,俺老祖才賺了許多金,得了富……不說富甲天下,亦是富甲一方,到如今,俺猗淝臉上亦光彩不少,亦有了俺猗淝的今日驕傲啊!

  自然,善面商賈還會嗆他數句難聽的話,猗淝亦早已習慣了,或一笑了之,或辯白一下,或干脆乘機炫耀以往,顯擺現在。而大多達吏貴人非常喜他,聽他說笑,添了許多飲酒氣氛,那些公子哥等最是起勁,最為起哄,不斷引逗他,盼他出丑,盼他跳梁,引得自己開心。當然,有猗淝的日子酒肆委實熱騰不同尋常,范姒的酒亦會多賣出許多。

  猗淝亦不是一味嗟他人之食,有時亦會買上幾陶罐楚酒,分送給“諸位”暢飲。

  如此,猗淝三天兩頭往繁麗酒肆跑,有話沒話,有一搭沒一搭,與范姒稱兄道妹起來,一口一個陶朱公老人家,一口一個猗頓老祖,似乎范姒就是陶朱公的化身,而他猗淝則是猗頓的再世之人。

  一來二去,范姒便漸漸認識了猗淝,亦熟識了猗淝。

  范姒是越說似越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看他假,我看他真,反正有他,我酒肆生意好了一倍還多,多賺金錠不說,還盤活了生意,結交了諸多宮吏商友。你別瞧,猗淝這一唿嚕,亦與府吏做成了好多買賣,他有錢,是個做買賣的人。是的,他一切固以金為中心,亦無可厚非,原本就是商賈的天性,在郢都這半年,我看他賺了不少金,頗有點樂不思齊了!

  呂不韋搖頭不止,他亦相信他的眼睛毒辣:“我看他呵,不似純粹商賈之人,實像個投機商客,你看看這一對玉佩,價格不菲呵,舍得花此大金,必定有所圖,多有甚要事相求于我!

  “嗯,先生果然洞察如錐!狈舵Σ幻庠幾H一笑,坦言道,“是的,猗淝與我說了多次,他是想在宮廷珠寶買賣中分一勺羹,我說我做不了主!

  “他真敢為!眳尾豁f發出異樣感慨。

  “這亦是我感佩他的地方,沒有不敢想的,更沒有不敢做的!狈舵π÷曕止菊f著,邊看著神情有點異樣的呂不韋。

  “見利起心,太過商人化,你得提防著他點!眳尾豁f大搖其頭,似乎是提醒范姒,恐怕是頭疼針對自己琢磨著甚么。

  “先生何出此言?”范姒發覺不對,有點怪疑了,先生今日怎么啦,一會投機,一會見利起心,原本不該出之他口,他亦是商人他懂,是明知故意,還是有感觸發,不得而知,反正她敏感到呂不韋甚有反常,不同往常,“先生,我看您今日情緒好不對勁,說話似話里有話,是否有心思,可與范姒一吐?”

  “沒甚么,沒甚么,你不必想那么多,或許這些日子事忒多,鬧心亦就多了呵!眳尾豁f打著哈哈,試圖掩飾心燥意亂。

  其實,呂不韋有甚不懂,他一直在琢磨“投機”這兩字,固然,猗淝這個人他不喜歡,但猗淝的所作所為他心里還是蠻欣賞的,或許只有投機,才能活得更好,看他猗淝就是,活得有多滋潤,有滋有味;蛟S,投機不失為一種策略,可以贏得滿壇金子,那為甚不能贏得人上權貴呢?權貴權貴,有權才會貴,才能貴。人生能有幾回搏,猗淝就是臉皮厚,厚臉無恥,卻游刃有余,連范姒都認可他。厚臉皮,從來被人看作面厚,丟失自尊,然往深處想,茲有一種頑強的隱忍與堅毅,堅韌之性格,堅忍之心性,堅持之毅力。一旦厚臉有道,極可超越蜀道之難,成就一番曠世偉業。若能達到至高境界,厚而無形,世間一切恐都可踩于腳下,蔑視群雄,成功天下霸主。故而,厚臉學定是一門深奧的學問,所謂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范姒眼瞅著呂不韋繃緊的臉一會兒慢慢松弛,一會兒又繃緊起來,心頭甚是著急,原想憋住卻憋不住了,突然一下沖叫出來:“不對,先生,您定然有心事,不是鬧心那么簡單吧!

  “沒有!眳尾豁f一口否定,然不堅決。

  “定然有,先生,能否說出來,或許范姒能解您一點心愁!狈舵τ脩┣笱凵衿谕。

  “哦,沒甚大不了的,我會過去的!眳尾豁f躲避開她那雙亦有穿透力的鳳眼,背過身去,顧自若有所思,朝前踱走去幾步,忽然低聲嘟噥了一句,“唉,現在我算明白了,權貴,權貴,有權才會貴呵!

  “先生又在琢磨那事了!狈舵Χ,聞得嘟噥,心不由一緊。

  “我?琢磨甚事呵?”呂不韋回轉過頭來,故作一臉迷惘,反問。

  “先生,聽范姒一句勸!狈舵Χ硕ㄐ,懇切相勸道,“我勸先生不要與權謀皮,祖輩教訓尤在,我曾說過,當年上祖爺范蠡亦告誡過,勸阻過國相文種,結果如何?不聽,到頭來死無葬身之地。而我上祖爺如何?急流勇退,方得善始善終!

  范姒說的正是,那年范蠡在滅吳后,越王勾踐又封上大夫,又拜上將軍,儼然范蠡成了朝廷重臣,極為光宗耀祖。然伴君若伴虎,范蠡更是明白,能共患難,難以共享王土,一遇意見相左,想法不合,君王才不管你往日功勞,現今地位,或許還會因為你太過榮耀,耿耿于懷,倘若一旦你不聽王言,冒犯君王權威,必然會被除去。

  因而,在位高權重之時,范蠡就主動向越王勾踐提出辭吏歸鄉。勾踐是竭力強留,竟還帶著威脅說,若范蠡堅持要走,連他和他妻兒一并殺掉。聽得如此殺氣騰騰的挽留,范蠡絲毫沒有猶豫,毅然決然,遁走江湖去了。

  范蠡不但自己走了,還規勸曾與他一起為勾踐打敗吳王夫差立下赫赫功勛的國相文種,希望他亦見好就收,辭相還鄉,安享福年。范蠡更是語重切切對他道,高鳥已散,良弓將藏,狡兔已死,良犬就烹。還特別告誡他,越王為人,可共患難,不可共富貴。

  但文種沒能聽進,自恃居功至偉,一意滯留越國為相。過不多久,在要和平還是要成霸的戰略方針上,主張養民的文種與勾踐發生了最為激烈的沖突,然文種根本不放心上,仍以越王落難時的心境面對勾踐,以為君王奈何不得自己。當有朝臣讒言文種要謀反作亂,正好,勾踐自然聽信了,立馬賜于文種一把屬縷劍,藉口道:“子教寡人伐吳七術,寡人用其三而敗吳,其四在子,子為我從先王試之!敝了,文種仍執迷不悟,只怨恨勾踐的無情無義,卻渾然不知自己的心境與識見已與君王相去甚遠,君王豈能容他。最終,文種落得個悲憤自刎的結局。

  呂不韋卻是閉合了一下眼,大搖其頭道:“不一樣,不一樣,范姑娘,真的不一樣,我是有錢無地位,甚么亦不是,卑賤呵,你看,無端端就被府吏綁進去坐了數日牢獄!

  范姒是一聲嘆息,不被察覺,仍然在竭一己之力苦苦相勸:“先生,恕范姒冒昧一句,那是您太過張揚,總想雁過留聲,人過留名,我還是再次懇請先生,學一學上祖爺陶朱公,散盡錢財,逍遙自在,終成善果!

  呂不韋不想與范姒多爭辯,男兒闖天下畢竟與女子不一樣。

  范姒自覺難勸,悠忽想起一件事來:“唉——,說到錢財,我差點忘了!彼s緊又從竹篾箱里拿出一只樟木匣子與一卷竹簡,“先生,這里面是三千盈利金。嗯,那淳于關照說,下月他等還需要一千金打理,此是清單,請先生過目,預備,過兩日我即帶回去!

  呂不韋甚是深情地看著她,真誠地道:“范姑娘,辛苦你了。我知曉,與這幫豬臣狗吏打交道不容易,你千萬不要受委屈了,見好就收,見好就收!

  范姒莞爾一笑:“我好著呢,他等需要我,我亦需要他等,還不都是金子給遭的事嘛!

  
上一章:第十六章
下一章:第十八章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谷聿
對《第十七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捕鱼欢乐炸无限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