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七十一章
本章來自《桃紅柳綠》 作者:張金豐
發表時間:2020-04-27 點擊數:59次 字數:

梁艷梅便低頭說:“我難過!皡钦鋯枺骸笆菫榱四莻人?” 梁艷梅心虛反問道:“哪個人?” 吳珍先察看周圍,然后湊近耳語說:“就是新來的,苗副縣長?” 梁艷梅吃驚警覺地問:“誰對你翻嘴?可以亂猜嗎?” 吳珍又看幾眼周圍,以手遮嘴抿笑道:“上回你來時,我就猜到了,并且當面問過他,說你倆在省城就已那樣了?傊,天要下雨誰有法?男女都會‘起草’的! 梁艷梅想起在苗清泉的新居里,她竟那般地操持,便生疑心道:“你問過?是位誰?” 吳珍猶豫不想說,梁艷梅一心偏要問,板臉正色道:“這人一定和你親密,不然會議論這種事,是個男的吧?身強力壯吧?很像野人吧?”見她目光在閃避,疑她心中有個鬼,推她一掌咄咄逼人又問道:“你不講?我要堅決查出來!” 吳珍嚇得蹲身望著求她道:“梁阿姨是好阿姨,說了可不能害我?”目光怯懦但使懇切。梁艷梅故意瞪大眼,像護法金剛使勁點頭,暗里怕著提起那人。

吳珍再想了想,問怎么來保證。梁艷梅急得不耐煩說:“總不能寫保證吧?萬一丟了別人看見全明白,只能是口頭。我想定的從不變,保證了就絕不說,出賣同志是叛徒,來拉勾!” 吳珍拉勾沒使勁,心想多個人知情,吳廣忠肯定生大氣。但經不起連哄又帶嚇,于是愁眉咬牙說:“你要敢害人,我就馬上死!” 梁艷梅急著等結果,迫不及待說:“死不了,到底是誰呀?” 吳珍不眨眼,盯著梁艷梅,察顏觀色不放心問:“我說堅決話,死時會咒你,不得好結果!

梁艷梅說信。

吳珍泄了氣,一屁股坐到地上嘆:“富有命,貴在天,唉唉他媽的,投胎成猴別想變豬。我們山溝里的女人,一旦上了男人的床,就像黃豆上了磨盤,不成豆腐就成豆渣。打不好比方,反正就是這么回事,信個男的是望今后!庇謿庹f:“我不怕,你害不起,你的命高級,你就劃不來。不是嚇唬你,我不會白死,拼到最后你劃不來。不要你的保證了,反正也沒什么用! 梁艷梅探問:“亂七八糟的,說些什么呀?反倒來嚇我?是不是?”催她講。

稍傾吳珍說:“梁阿姨,有條路子總比沒有路子好,我從小到大盡爬山,有人喊我野猴子,不想爬一輩子山!甭耦^難受一陣說:“知道這叫不要臉,豁出去我拿臉換命,沒有別的辦法了,好命是生出來的,不信你生到我家試試?女娃子根本試不起! 梁艷梅聽她講出這些話,吃驚地說道:“你太可怕了,想些根上的?煺f這人到底是誰?聽來像個有能耐的?會幫你改變命運嗎?他許過這種愿?他有妻子嗎?” 吳珍立馬撇嘴道:“你就不可怕了嗎?苗副縣長還不是個有老婆的! 梁艷梅氣道:“懂個屁!胡說八道我扇你! 吳珍揚臉說:“扇,扇,快點扇,不扇算心虛,反正哪天就會挨扇,你也是被扇過的!鄙扉L脖子閉眼等,很有預見的神態。梁艷梅驚問:“你連這個都知道?” 吳珍苦笑說:“是吳縣長說的,當時黑燈瞎火,只聽見他笑,看不清咋笑,聲調‘阿彌陀佛’。他說市環衛局,專門來函講了,希望縣里盡力挽救! 梁艷梅驚道:“真的有公函!” 吳珍連連點頭。梁艷梅憤然抬頭望天:“這是小人干的事!”氣得叉腰頓足怒目橫眉。

吳珍起來拍屁股,慢慢悠悠地勸:“其實懶得氣,兩人若是真的好,管他們閑扯蛋!惹火都學苗副縣長的小姨,和朱德貴一起挽到街上氣瞎他們!背翋炓粫䞍核终f:“中午了,該走了,現在招待所,沒我的飯吃! 梁艷梅知是吳廣忠,心也放下了,微微笑著問:“現在你干啥?” 吳珍說:“在縣政府的后勤科,聽他們使嘴,臨時的! 梁艷梅把她拉到身邊關切說:“吳珍吳珍,你這顆腦袋簡單又復雜,抽空我倆好好談! 吳珍也便勸:“梁阿姨,不要太難過,命里有的就會有,哭不管用的,恨命不如拼命。我真的要走了!

梁艷梅放走了吳珍,默默送她隱進林子看不見了還在望,心里很難過,想不清是憐憫自己還是她,怏怏不樂愁一會兒,抬眼望陣云,見陰沉沉要下雨,低頭也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張金豐
對《第七十一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捕鱼欢乐炸无限外挂 炒股高手 山西快乐10分一区二区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赢咖测速登陆 汇添富移动互联股票 赌场赢多少钱上黑名单 安徽11选五直选最大遗漏 福彩官网论坛 最好的股票配资公司 广西快乐十分规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