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原創長篇
第二十章
本章來自《千古一商》 作者:谷聿
發表時間:2020-04-28 點擊數:83次 字數:

  一座城邑,多是東貴西賤,邯鄲亦不例外,分成三大區域:一為西城區,大多居住低賤的窮民百姓,夾雜一些來之外域城幫三教九流的流民、荒民與蠻民。二為南城區,基本落住或多或少有錢的商賈富民,更云集了往來于各諸侯國的八方商旅、商販與商客。三便是高貴的東城區,集中盤踞著上層階級的權臣貴族,還有諸多掌握實權的朝廷府吏、王親國戚與世襲貴胄。

  馬服君府就落座在高貴的東城區,盤踞于最高等的重臣一條街上。

  絲毫亦不遜于呂不韋的壽誕,僅時隔數日,趙括亦不露聲色,為新寵愛妾趙姬置辦起一場高雅別樣的壽誕晚宴。雖說規模沒呂不韋的排場大,規格遠遠超越于他,邀來的貴客不是王公貴族,就是朝廷權臣,甚至請上了相國平原君。

  一個是富,一個是貴,對比鮮明透徹,同樣,層次亦對照鮮亮。呂不韋聲勢浩大,卻是低淺俗氣;而趙括排場氣派,盡顯高貴風雅。

  今日歡慶壽誕,勢必高朋滿座。

  馬服君府,縱深五百余米,進大門繞過寶劍影壁,首現馬服君堂,二進工布堂,三進太阿堂,四進龍泉堂。出龍泉堂,繞過楊樹叢,便見一龍泉臺,臺前一片寬闊草坪,東西百余米,南北五十余米,再向前最南端就是趙括鐘愛的“劍池”了。

  劍兮池兮,寒光亮兮,明兮清兮,鋒芒露兮。

  趙府劍池,兩片刀刃的石壁高立而起,鎖住了一池靜水。內池形狹長,北稍窄南微寬,似一口平放的寶劍,當陽光斜射水面時,若寒光閃閃,即便炎夏亦會讓人有透心的涼颼颼。抬眼望去,正中池壁上鐫刻著蒼涼遒勁的“劍池”二字,遮蔭綠樹其上,一簾細細瀑布穿越其間,飛速流入池塘,悄無聲息地潛沒于深淵之中。

  “將軍老弟,每次來,都要讓禹兄重新感受一番你的劍池啊,真有意思!眱H比趙括年長數個月的上大夫趙禹,說著心情舒暢,挺著福肚,與趙括走在連接內外劍池的石板小道上。

  “有意思的還有呢,趙括今日亦要讓你見識見識!壁w括看了一眼趙禹,輕松地賣著關子。

  “哦?”趙禹不免懷有期待,遂跟著趙括慢悠悠走上了位于“劍柄”的小石橋,站定住,背對內劍池,面看外劍池,一池的青光粼粼,東西兩端似兩削劍鋒,閃亮,鋒芒畢露。

  “立正!”突然,從遠處傳來一聲洪亮的喊口令,趙禹連忙抬眼望去,只見前方寬闊的草坪上,排立著三十余位身著校尉、都尉戰袍的四列橫隊,精神昂揚,整齊劃一。

  正是午時末刻,夏日的太陽高懸在頭頂上,直射下來,一地火熱熱。

  “稍息!”趙韜臉曬熱紅,直挺站立龍泉臺中央,神情威嚴地喊出了第二道口令。

  喜慶壽誕之日仍不忘練兵,乃趙括治軍方略也,亦是今日與趙禹的“見識”?這可看出,趙括一面有關懷屬下的慈心,不忘請他等赴宴歡杯,一面卻有借機整肅軍吏軍紀的兇勁,非讓他等隨時記住,到哪兒自己都是軍人,明白軍人的職責與使命。

  “立正!”趙韜又發出了口令,“向后,轉!”

  “唰——,唰!彼牧袡M隊頂著火熱,非常整齊地左轉,再左轉,轉向到面朝劍池,面朝趙括將軍。

  “起步,走!”趙韜臉漲通紅,再次高聲發出口令。

  全體軍吏,步履整齊地踏著步子往前進,即將走到外劍池邊了,趙略只顧盯著隊列,似沒看見,仍在“一二一”激昂地喊下去。

  是口令,亦是命令,誰都不敢不聽。但見,走在最前一排的軍吏,頭昂揚,眼直視,邁著直步,繼續往前進——

  “撲嗵——”,劃一整齊的撲嗵聲,最前排的軍吏全跳下去了,準確說,是跨步下去了,下到了劍池里,濺起了一坨坨水花。緊跟著第二排,亦準備跨下去——突然,聽到身后傳來了一聲高喊“立,停!”然第二排軍吏都已跨出步子,來不及收回了,就又聽得“撲嗵”聲起,可這回卻明顯雜亂,前后出現四五聲“撲嗵”,但見還有仨人已然定住了左腳,右腿卻抬的有尺把高,沒能跨下去……

  “將軍老弟,你這唱的是哪出?”趙禹看得有點納悶了。

  “軍令如山倒!”趙括回答毫不含糊,堅定,鏗鏘有力,“嚴厲治軍,到了戰場才可以少流血,少犧牲!”

  夠狠夠辣,或許此乃為趙括治軍之必須也。

  “將軍老弟!壁w禹似乎還是不能理解透徹,搖了搖頭,半玩笑半認真地,“今日可是你將軍老弟的喜慶之日,沒這必要吧,亦該體諒體諒你屬下呀!

  “體諒?”趙括顧自冷眼一哼笑,“到了戰場,誰又來體諒我?是你禹兄,還是大王?”

  趙禹一翻眼,啞口了。

  高懸的太陽已經移過了頭頂芯,然陽光依舊還是那么熾熱。

  日昳末刻,一輛紫藍色的華麗車輦,從遠處轔轔駛了過來,停在了馬服君府的大門前。

  大門口與往常一樣清靜,絲毫看不出喜慶的氣氛。僅是站哨的士卒,由平常倆人增至四人,呈梯形狀,手持鐵戟站立在大門兩側。當然,還多了倆壯年家仆把守著進出口,接待不斷前來賀壽的貴客,驗收邀請壽帖。在大門四邊,幾乎看不見一個閑雜人等,更不可能出現喜愛瞧熱鬧的平頭百姓,唯有一排排的大小車輦和軺車,靜悄悄地?吭谇懊娌贿h的車馬場上。

  很快,從紫藍色車廂里走下了風度翩翩的大富商呂不韋。

  呂不韋自是不請自到的另類客,是想借此機會,結識、最好能結交馬服君之子、趙之將軍趙括,當然,他還有更深一層用意,那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趙姬也。

  現在,呂不韋正一步一步地踩上臺階,偷眼看著進出口的守門人,腦子在轉著如何能進去的辦法,不知不覺就到了臺階口,便嘗試著徑直往里走去,但意料之中,還是被倆門仆上來攔住了。

  一長臉門仆甚有禮貌,道:“先生,請你示帖!

  呂不韋故作不知,朝他低頭一笑:“甚帖?我不曾接到呵!

  長臉門仆連忙舉手一擋:“先生,恕我無禮,將軍關照,無邀請帖,都不能進!

  “哦!眳尾豁f神情泰然,摸了下后腦勺,“這位老哥,能否通融通融?”

  “不能!遍L臉門仆死板一個,沒有通融余地,“你……”才要請呂不韋快走,忽然他抬了一下眼,似乎瞄到了甚么,立馬伸出雙手,動作極快,將呂不韋輕輕推向一邊,“讓一讓,讓一讓,貴客來了!”

  呂不韋后撅了一下,趕緊挺住,才想說那長臉門仆,可慣性轉頭一瞥,見一身棗紅錦袍的貴客已經走到了跟前,又見那矮個門仆“蹬蹬蹬”小跑了過來,一個低身哈腰,道:“歡迎,歡迎國舅公!國舅公您請!”說著,他急忙將貴客國舅公畢恭畢敬地讓進了大門里。

  國舅公趙豹來了。

  趙豹很傲慢,旁若無人地從呂不韋身旁跨步走了進去,瞄亦不瞄呂不韋一眼,其實說實際,趙豹亦根本不認識他甚么呂不韋。緊隨其后過來的是趙豹的禁衛尉馬踐,馬踐與呂不韋熟識,倆人一瞟眼對上,馬踐立馬一個笑眼,一個頷首,可來不及說話,亦無時間停留說話,便跟著趙豹的后影,大步走進去了。

  呂不韋楞楞了一下,等醒悟過來突然想喊住馬踐,卻驀地又收住了嘴巴。

  但見長臉門仆哈著腰目送走了趙豹,回過頭來他便有點不耐煩了,立馬吆喝著驅趕呂不韋趕快走,趕緊走。

  呂不韋原想發作,但想到自己是有求于他,剎那間便轉過臉色來,堆上了厚皮笑道:“老哥,你看,今日乃將軍喜慶之日,你如何能拒送禮之客呢?煩勞你,煩勞你是否傳遞一下,這是我的名帖,還有這禮,送于趙將軍,我這呵就多謝了,多謝了!边呎f著,他邊將自己名帖與一只紫紅綢緞包裹的長方匣子,硬塞到方臉門仆的手上,同時還塞給了他兩個金錠,順手指了指矮個子,又嬉嬉一笑,“一人一錠,一人一錠,呵!

  長臉門仆回頭看了一眼矮個子,見他不動聲色地點了一下頭,于是趕緊收起了金錠,拿住長匣子,轉過身,幾個大步就跨進門里去了。

  一座草亭,尖尖圓頂,褐黃的茅草斜鋪層厚,四根圓頭木柱支撐牢靠,結實堅固,穩穩當當。兩株榕樹,前后聳立,一株依傍內劍池石壁,一株靠近外劍池水邊,高大挺拔,枝繁葉茂,濃郁遮天。

  靈巧的綠衫婢女,提著青瓷茶壺輕盈地飄入草亭內,給趙括悠悠地添上茶水,轉身數步輕巧,到趙禹案幾前,又給他的青瓷杯中小心地斟滿茶水,然后便輕悠地飄離而去。

  上大夫趙禹品嘬著香茶,眼睛望著石壁上的“劍池”二字,悠然自得,大聲稱贊:“好,劍池兩字,很有力度啊!辈趴滟澩,片刻,他忽然一個冷不防,蹦出一句異常突兀的問話,“怎么,將軍老弟就沒有想過上長平戰場,施展一把?”

  對面趙括沒有聲響,片刻過去亦沒有回音。

  趙禹馬上轉回頭,把目光從“劍池”上收了回來,直逼逼看著趙括,又一次重復發問:“將軍老弟,如何沒有聲響?你真沒有想過上長平戰場,與秦虜對決一戰,成就你的功績?”

  趙括只是看著趙禹,亦直逼逼,過了好一會,他方才開口,重重反問道:“禹兄說,能輪的上我嗎?”意思很清楚,朝廷里能將諸多,他,一少壯將軍恐沒人會想到他,想著他,委以此大任。

  趙禹一聽,思慮著收回眼神,慢慢提起青瓷杯,慢慢地吹拂著熱熱的香茶,沒有喝,且放下,又直逼逼看著趙括,激將道:“老弟就這么沒有自信?”

  趙括慢慢捏起兩個拳頭,捏把捏把,硬聲硬氣道:“禹兄,這與自信無關,咱還得看大王是如何想的!

  “哈哈,看來老弟還是想!壁w禹一下激越起來,用手指指他,“只是現在無人推舉,是吧!

  趙括又沒有聲響了,算是默認。

  趙禹不愿錯過,趕緊推波助瀾,加上砝碼:“你是真不知曉,亦是假不知曉?樂毅將軍可已經向大王推舉你了!

  趙括眉毛一挑,將疑將信:“哦,樂將軍推舉我?真沒想到。哎,不是有人舉薦李牧將軍與田單將軍嗎?”

  趙禹連忙搖頭,唉嘆一聲,道:“老弟,你想想,可能嗎?李牧將軍確實能,能征善戰,不輸白起,更不會輸王龁,但他在北邊,防備著野蠻匈奴的入侵,擔子不可謂不重吧,哪能抽身出來?田單,亦是能,曾守即墨,反攻燕國,光復齊國,功勞大了去,但能重用他否?他是齊國人,到我趙國,受大王大恩,拜他為左相,已不錯了,而這……我與你老弟說白了,我等多以為他屬外人,絕不可推舉。再是最主要,你應知曉,在我軍中諸多將軍都有不服他,上了長平如何統領打仗?不行啊。至于樂毅老將軍,有過輝煌戰績,可如今他是病纏其身,不輕啊,焉能出征打仗。你說,我說的對嗎?我的將軍老弟!币环犊愂,說的道理灼灼,不容置疑。

  趙括聽后,以為在理,然心中還是有所顧慮,便自嘲一笑,道:“禹兄,你說的是不無道理,但我吧,人說不是過于年輕嘛。他廉老將軍畢竟戰功赫赫,誰敢冒這個險,臨陣換將,置趙國于死地,就不怕犯大忌嗎?”

  趙禹聽明白了趙括的心里癥結,卻就是不肯放棄,便語重心長道:“老弟啊,這不是犯甚么大忌,如今已成大王的一塊心忌,恐只有我知曉,這些日子大王為何焦心啊。你沒看見,大王一而再,再而三派鄭朱去長平督戰,還不是想早些趕走秦虜嘛!苯又,他神秘兮兮,放低了聲音,“其實老弟啊,告訴你,大王真正的心結,不在守,而是攻,攻知道嗎?為甚么,為甚么?府庫的司馬密透于我,因廉頗的固守,國庫基本要掏完了,糧食差不多……恐撐不了數月了!

  趙括猛然一驚:“有這嚴重!”

  趙禹真的是為國家心急如焚:“嗯,你不在宮中你真不知曉,將軍老弟!闭f到這份上,他不再扭捏閃爍其詞,徹底袒露心跡,竭力邀勸,“現在,你當是出征長平關的唯一將軍,老弟善攻,而大王想攻,除你沒誰了。誰說你過于年輕,沒磨礪過大戰,我扁了他!麥丘、閼與大戰,你經歷過,雖說是你父親馬服君擔當主將,然你出謀劃策不少吧,攻心戰,出奇制勝,都有你的預謀!彼粋勁地把趙括給抬捧起來,越說越激亢,“再是,你打小就跟隨你父親在軍中錘煉,讀兵學,好思考,獨有己見,大家評說你決非泛泛之輩。我亦聽說,那些你父親的老屬下,對你可是心悅誠服,統領他等定然不在話下,所以呀,取勝秦虜亦就非你莫屬也。這些,朝廷上下都是有目共睹,不是能干是甚么?將軍老弟,你就不必太過謙虛啦!

  趙括聽得舒暢之極,激越情緒遂被撩撥了起來:“我有何可謙虛?但事關國家存亡,誰,又有誰敢舉薦我?”

  趙禹一看,水到渠成,便開心地朗聲大笑:“哈哈!”伸出手,他一指點上趙括,“我敢!我敢舉薦你!”

  趙括跟著哈哈大笑:“禹兄就不怕掉腦袋,對我就這么有信心?哈哈,趙括拜領了,先謝過。但……恐只你一人,我還是怕勢單力薄,大王未必肯接受也!

  趙禹急急一吼:“我會力陳!只要你老弟肯出馬,臨危受命,我朝廷中自會有諸多同僚向著你,誰叫你是馬服君之子呢!

  趙括連忙雙手一拱,自信充滿:“那就多謝禹兄,拜托了。趙括當仁不讓,只要我能上長平前線,定叫它秦虜有來無回,殺它個精光,把他趕回老家去!”

  “爽!喝茶!”趙禹痛快地拿起青瓷杯,似飲酒一般,仰脖一口而盡。

  趙括剛要舉杯起來,甚快瞥見總管奎忻小快步進入草亭,忙又放下了青瓷杯,眼睛望去,問道:“甚么急事,如此匆匆?”

  奎忻站停在草亭口,未等喘氣,連忙答道:“有個叫呂不韋的,說您認識他,現在想要入府來賀壽!彼陨耘e手示了示拿著的名帖和紫紅綢緞包裹的長方匣子,“您看……”

  “不準!退回去!”趙括一口回絕,非常干脆。

  “好的,將軍!闭f完,奎忻一個轉身,快步若風地旋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賞 送鮮花 砸雞蛋
作者文集|聯系作者|責任編輯:谷聿
對《第二十章》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捕鱼欢乐炸无限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