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愛霞文集》--趙愛霞的文集
首頁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2-18   共 175 篇   訪問量:2300
高貴與卑下
發布日期:2009-02-18 字數:3749字 閱讀:2300次






因小侄的戶口問題,云騎著單車向鎮派出所趕去。

常聽人說派出所的戶籍警架子特大,說話特難聽。有次本單位有個女教師去給獨生女兒辦戶口,氣得哭著跑了回來。還有個同事給孩子辦戶口,僅單位證明一項,戶籍警就讓人家跑了七八趟,每次都能從單位開出的證明里挑出她所謂的不合規范的地方,最后這位同事拿了單位的公章,在戶籍警的口授下一字一句寫來,每個字句的位置都討教一遍,按照指定的位置不偏不倚地蓋下公章,才算合乎了規范。用他自己的話說,給孩子辦個入戶手續,能把派出所的門檻踢折三個!據說這位戶籍警對待村民的態度更是惡劣,村里的人提到這位戶籍警MM,罵娘之聲更是不絕于耳。

自己笨嘴拙舌,不知能否招架住這位聲名卓著的主兒?不過,能親眼目睹一下這位女士的風采也不錯,只當開開眼界。不知這位“公仆”會有什么精彩的表現?反正自己也只是問問情況罷了,也不會和她多打交道。云一邊蹬車一邊猜測著,不知不覺來到派出所門前。

還差二十分鐘不到上班時間,派出所樓上樓下門窗緊閉。西邊的樓前東西向停放著一輛白色小轎車,車里似乎有人。院子中央是一個圓形的水池,里面不大的一座假山倒也嶙峋有致。水池的邊沿上或坐或蹲著三三兩兩衣冠簡樸的村民,他們可能是來辦戶口或身份證什么的。

云把單車停放在大門里面靠右側的樓前,站在那兒等待。游移的目光落在一個較為肥胖的中年人身上。嗨,那不是自己所在學校的副校長何九岸嗎?他也來派出所辦事?只見何九岸手持手機頭微微傾側著看著天空,談興正歡。那標準的國字臉上笑意蕩漾,連平日里總圓睜著的虎目也彎成了月牙狀。一定是和上級領導談話,不是才怪呢!也真怪,何九岸那原本突出的啤酒肚現在不太明顯了!是因為愛喝酒的上屆校長下去了,他陪酒次數也明顯下降了呢,還是在本屆校長愛好體育運動的帶動下健身的結果呢?總之是好現象,何九岸在上上屆愛好插麻雀的校長領導下由于久坐就已經開始橫向發展的身體在上屆校長愛好喝酒的影響下又添加了大大的啤酒肚,飽經憂患的身子終于可以積極參加陽光體育運動了,不容易啊!干什么都不容易!

何九岸終于結束了通話,放下手機。

“九岸,你也來了?有事?!”云立馬招呼。本校大多數同齡人或年齡大一點的教師都不習慣稱呼何九岸校長,總是直呼其名。

“?!”何九岸應了一聲,怪腔怪調的,向這邊扭了一下頭,但沒看云,目光落在云身旁的其他地方,仿佛云是一片空氣,看不見或根本不存在似的。

然后,何九岸跨上他那輛嶄新的摩托,一溜煙不見了。

“在這兒還擺你什么副校長臭架子!”云心中罵道,“知道這樣就根本不理你!”

云百無聊賴地向小轎車望去,里面隱約坐著一位穿著制服的民警。云走了過去,車右邊的門敞開著,陽光暖洋洋的,正好灑進車內。果然,有位民警身著制服端坐在駕駛座上,后座上懶洋洋地躺著一位衣著時尚的女子,正自閉目假寐。染成黃色的頭發燙的波瀾起伏,白皙的皮膚加上金黃的卷發,要不是在鄉下,時下又流行彩發卷發,云真會對其國籍發出疑問。這位莫非就是那位聲名遠播的戶籍警嗎?

“請問你們幾點上班?”云沒話找話明知故問地搭訕。

那位時尚女郎微微抖動了一下眼皮,星眸半露,旋即又合上了。前面的民警扭頭看了云一眼,略頓了一頓,答道:“兩點!

云試探地問:“我的侄子戶口上有點問題,我想問一下情況!

那位女士紋絲不動,民警不情愿地說:“還沒上班呢,你上班再問吧!”

云看了一下表,正好兩點,他們也該上班了,等他們到辦公室再問吧。于是干脆走開。

誰知又等了十來分鐘,遠遠看去,那個辦公室的門還沒打開,車上的人依然在曬太陽。云又走了過去。

“對不起,我馬上也要上課了,因此想提前問一下,可以嗎?”

民警遲疑了一下,向身后的女士喚道:“小麗,人家問你呢!

“問啥,你不會說?”女士沒好氣地訓那位民警。

“我又不管戶口,我知道啥?”民警笑著回答。

女士不再言語。云趕忙陳述情況:“是這樣的。我侄子的名字戶口本上寫錯了,怎樣才能糾正過來?”

女士輕飄飄地吐出一句:“沒法糾正!”

“聽說不是能糾正嗎?”云疑惑了。

“你聽誰說能糾正?他說能糾正讓他來給你糾正!”女士莫名其妙的憤然說道,“現在都連著互聯網,名字都輸進了電腦,我不會糾正,也無權糾正!”好一陣連珠炮轟得云一時難以招架。

女士頓了一下,小聲嘟噥道:“叫啥不行?真是沒事找事!”

云也憤然了:“叫啥不行?隨便給你叫啥你行不行?俺這戶口本上的名字不知是誰胡諏的,戶口本發下來才知道的。又不是自己起的。即便是自己起的名字,法律又沒規定不讓公民改名字,你管這個,這是你職責范圍內的事嘛!”

女士白皙的臉龐因慍怒而變得緋紅,那對杏眼挑釁地斜睨著云。但不知怎地,女士一時無話。沉默了一會兒,女士余怒未息道:“反正不能辦,哪里會辦你去哪里辦!”然后收回目光,干脆重新閉目養神。

云語氣緩和起來,問道:“郭華在不在?”郭華是上屆所長的名字,云知道他已經調走了。

搬出上屆所長的名字果然湊效,女士的星眸很快開啟,迅速瞥了云一眼,可惜又一次合上了。但嘴里卻發出聲音來,語氣也柔和多了:

“他早就調走了!

云接著說:“聽說開些什么證明可以糾正的,因此我才來問問開什么證明!按說名字只是一個符號,叫啥都行?墒呛⒆佑X得挺委屈的,他剛生下來沒幾天還沒起下名字呢,村計生主任問叫什么名字,當得知沒名字后,也不知是誰胡亂給孩子諏了個名字叫什么朱樂樂。一家人都不知道,戶口本發下來才知道。孩子同學都拿這個名字當綽號取笑他。這且不說,名字錯了,以后考學辦身份證什么的都得用這個錯了的名字,平時又不那樣叫,感覺挺別扭的!

不知是因為“郭華”這個名字的余威猶存,還是因“朱樂樂”這個名字的喜劇色彩,女士這次終于詳細作了說明:“那你讓大隊開個證明,讓左鄰右舍七戶人家開個證明。證明有你這個人,平時叫什么,戶口本上是啥名字。再寫個申請改名字的申請書拿過來,通復雜呢,拿來再說吧!”

女士看了一下手機,又煩躁地瞪了一眼水池邊的那幫人一眼,伸了個懶腰說:“該上班了!”然后要下車的樣子。

云看她不再說了,就向單車走去。

推車出來,云心中有點憤然,又覺得好笑。因為她今天越發覺得那些好充孫子的人也喜歡充爺。越是真正有身份的人越謙和,因為人家素質高,不用充,不用擺,神采魅力自現;而那些奧楚蔑洛夫之流才會在群眾面前趾高氣昂尊口難開,以此顯示自己的不一般。

感慨中走得很快,不覺已到十字大街。道路兩旁擺滿了各色小攤,蔬菜攤,水果攤,玩具攤、小吃攤……大都雜亂無章地擺在那兒。云隨意地推著單車邊走邊看。忽然看到一輛腳蹬三輪車上的菠菜青翠碧綠,水靈靈的,煞是喜人。賣菜的是一個身材瘦削的中年婦女,寬松肥大且褪了色的藍布上衣幾乎沒過大腿,但頭發梳得很整齊,在腦后隨意地束著。她看到云看她,臉上綻開了笑容,眼睛也閃射出熱情燦爛的光芒,招呼道:“買點吧!剛從地里剜的,很便宜,七毛錢一斤!”

云停下來,不是一塊錢一斤嗎?怎么這么便宜?況且菜又這么好,真應該買點。

于是云說:“給我稱三斤吧!”

云的話音未落,賣菜的婦女已經麻利地從車邊掛著的一大疊塑料袋上扯下一個,在空中抖動一下,袋子馬上鼓囔囔地拃開了口,隨即菠菜就被裝進去了,她一邊裝菜一邊說道:“總共就剩下兩三斤菜了,全裝進去,多了也不讓你多掏錢了!菜是自家種的,它又不會說話!”說話間裝進了最后幾棵菠菜,把袋子掛上了秤鉤。

“三斤二兩,掏兩塊錢算了!”賣菜的婦女報價。

又便宜了,這位賣菜的真和氣,二塊錢竟然買來這么一大兜青菜!云想。云把菠菜放進車簍,付了錢正要走,不料那位賣菜的在她身后說:“太謝謝你了!把我的菜買光了,我不用再等了,也可以走了!痹企@訝之余,頓生如沐春風之感,忍不住微笑著回望那位賣菜的中年婦女,她正調轉車頭準備回家?吹皆瓶此,也報以燦然如花的微笑,臉上的每條細紋里都洋溢著真誠的笑意,分明是一朵明艷又純樸的菊花!云心頭原有的陰霾一掃而光,心一下子變得像溪水般柔軟。



上一篇: 《幻滅》     下一篇: 《賀卡風波
責任編輯:菲蘿如煙 | 已閱讀2300次 | 聯系作者
對《高貴與卑下》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豫公網安備 41032502000135號

捕鱼欢乐炸无限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