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頻道 > 短篇小說 > 生活

生活  作者:何美鴻

發表時間: 2020-04-28  分類:短篇小說  字數:5138  閱讀: 168  評論:0條 推薦:3星

晚上八點半,他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向小區的北門口。小區門口這會只有一位保安在。保安坐在崗哨亭里,戴著口罩,雙手趴在桌前,用只露著兩只眼睛的略帶慵懶的眼神乜了他一眼。盡管他也戴了口罩,但從那雙眼神里他斷定
 

timg.jpg 

晚上八點半,他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向小區的北門口。小區門口這會只有一位保安在。保安坐在崗哨亭里,戴著口罩,雙手趴在桌前,用只露著兩只眼睛的略帶慵懶的眼神乜了他一眼。盡管他也戴了口罩,但從那雙眼神里他斷定保安認出了自己。他的腳步略停頓了一下,不見保安拿出氣溫槍出來,于是就徑直走了進去。

兩個來月前,小區門口不是這樣的情形。這個保安那時顯得有些威風凜凜,手里握著氣溫槍,隨時準備著對出入小區的住戶腦門來上一槍。當然,一個月前,小區門口也不止這保安在。小區物業的保安隊長、保安隊長領導下的好幾位保安,還有社區服務站的主任、干事員,和主動報名參與進來的幾名小區志愿者,每天全副武裝戴著口罩和手套,齊刷刷在小區門口立兩排,仔細檢查著進出的行人和車輛。

兩個多月前,他還呆在外地沒能回家。一場疫情影響了全國上下百姓的居家生活與工作。他原本常年在外地打工,總是挨到年關才回到家來,和妻子女兒一起過個年,頂多團聚上十來天,又不得不返回到外地去。然而今年,他提前了半個多月好容易搶到了大年三十當天的票,不料幾天后卻發現開往家鄉的火車停止了運營。他不得不和幾個同樣不得回家的工友在上班的廠宿舍里度過了一個焦心煎肺的春節。好在現在通信發達,他每天可以和妻子女兒一起用手機視頻,一年辛苦攢下的錢也可直接轉賬給家里?墒遣荒軐嵉孛嬉,他心里總有點空落落的。妻子原在小區附近一家小店給人幫工,因為疫情的影響,店門關了,只好干坐家里。女兒已經高二了,學校開不了學,寒假過后只有在家里上網課。

他想著自己已是家里唯一的經濟來源,既然春節都沒能回家,干脆年后就直接在廠里上班吧?墒菑S里遲遲不能復工,一開始廠里還勉強給他們發了點生活費,不久廠子便宣布無限期放假。好在這個時候各地疫情已基本控制,通往家鄉的火車恢復運營了。他輾轉了大半個夜晚,最后決定回家鄉來找過份工作。

一個多月前他風塵仆仆出現在小區門口的時候,這名乜著眼神的保安就站在幾米開外,徑自就拿氣溫槍對著他的額頭噴了一下。體溫正常?墒钱敱P查到來自外地,他還是被人強行帶走在指定地點進行了為期兩周的隔離。被帶去的是一家簡陋的旅舍,房間狹窄陰暗,衛生間的馬桶總是按不出來水;锸骋膊惶,送餐的伙計每次都是到飯點把餐盒放在門外,敲敲門后等不及他去開門便已轉身離開,他從未見過送餐人是男是女。而且隔離期間食宿費用都得自理,這對原本就已失去工作的他而言無異于雪上加霜。那兩周的隔離令他如度牢獄。他憂心忡忡著尚沒有著落的工作。他頭次深感到隨時可能面臨的生活困頓遠比這場尚未完全結束的疫情更令人窘迫。

幸運的是隔離結束返家后沒幾天,他通過一位熟人覓得了一份倉庫貨物搬運的工作。薪水比以前少了近三分之一,也比以前更辛苦些,每晚挨到近八點下班,路上還要耗費半個來小時,可好歹能每天能回到家里見到妻女。他文化不高,也沒別的技術,只能憑力氣干活。搬運貨物的時候,藏在口罩里的呼吸明顯有些急促,于是他索性便摘了口罩干活。老板看見也不多說,因為后來老板本人也幾乎不戴口罩了。他也每天只在上下班的時候戴口罩。他的一只口罩要戴好幾天才舍得扔掉。

小區家家戶戶的窗戶里亮著暈黃的燈。他穿過小區廣場。記得早先這個時候盡是跳廣場舞的老人?纱丝踢@里一片闃靜。他走進單元樓。他邁步上樓的時候才感覺自己的雙腿雙臂都很有些酸。他不記得自己一整天里來來回回搬運了多少趟貨物了。他記得自己單身那會對做搬運是非常抵觸的。要是換在早年,他可能干一天就會撂挑子?墒乾F在,一份更沉甸甸的家的責任令他感到自己有了把一切都扛上肩頭的勇氣。

他回到家里,妻子正在客廳里等她。飯菜正在桌上散著熱氣。他在家門口把口罩摘下。他檢查了下口罩,準備明天繼續戴。雖然現在店里已經可以買到口罩,可是他想著能省一天是一天。

“圓圓呢?”他下意識地左右張望著。早上他出門的時候,女兒還在酣睡里,而頭天他回家更晚,他回來的時候女兒都躺下了。

“我讓她先吃過了,晚上有網課呢。你每天這么晚回來,總不能讓她天天也這么晚吃飯。她說吃得太晚容易增肥哩!逼拮诱f。

“小孩子家的,增點肥要什么緊!”他隨口說,然后朝女兒的臥室門口走去。

臥室的門是關著的,他還沒來得及去推開那扇門看看女兒,被妻子趕過來攔住了。

“別去打擾她,她上課呢!趕緊吃飯吧,你不餓,我肚子可餓了!

他“哦”了一聲,坐到桌前來,妻子給她盛好飯。他大口地扒了起來。

“我過幾天也準備上班!逼拮诱f,還是在店里上班,不過不是先前那家,離得還要過去一點,也不算太遠。薪水沒原先這家高,可是現在這情形,也不由得自己挑了。

他又“哦”了一聲。

“其它倒沒什么,就是我有時也下班比較晚,圓圓以前在學校能吃食堂,現在一個人在家不會做飯!

“都這么大孩子了,你別寵著她,得教她做飯菜!彼麏A了口菜,邊吃邊說。

“我啥時寵過她?以前還不是你這個做爸爸的寵來著?以前我說讓她多做點家務活,你是怎么護著她的?你說只要她好好讀書就成了,F在她功課忙得很,哪里一下兩下學得了做飯菜?”

他于是只吃飯,不吭聲。他本來是個著話不多的人,在對待孩子的問題上,夫妻兩人也比較容易達成一致見解。而況,女兒學習成績一直不錯,這是他一直引以為傲的。孩子是他和妻子最終的希望。只不過有時,他會覺得自己無能,如果自己薪水足夠高,他就可以果斷對妻子說,不用她去上班,在家照顧好孩子就行了?娠@然,以自己一個人的薪水,他根本不能支撐得起這個家。從前不行,現在更不行。而況,等到女兒考上大學,更是需要用錢的時候。

吃完飯,他坐到沙發上去看一會電視。怕吵著臥室上網課的孩子,他把電視音量調得很小。妻子收拾完碗筷也坐到沙發邊來陪他一起看。

看了一會,他嘟噥了一句:圓圓的網課怎么還沒上完?

“上完了不得寫作業嗎?”

他“哦”了一聲,繼續看電視?煽粗粗,他就躺沙發上打起了呼嚕。

他醒來時,已快凌晨了,客廳的燈熄滅了。他的身上不知什么時候搭了一床被子。他抱著被子摸索著到了自己臥室里。

妻子被他的動靜吵醒,說:睡得那么死,我跟孩子怎么都叫不醒你,還以為你要到沙發上睡到天亮呢。

次日一早,他醒來后妻子還在酣睡里。他輕輕走出臥室,去盥洗室刷牙洗臉。他想起自己每天都回家,卻居然好幾天沒見著女兒,便甚覺荒唐。臨出門前他回頭望了女兒臥室一眼,心想今晚無論如何,要早點下班回到家來。


編輯點評:
對《生活》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捕鱼欢乐炸无限外挂 股票吧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辽宁省11选5开奖结果 打牌真钱软件 2000字万科股票分析 极速时时彩怎么选号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今天开始 有50万闲钱怎样理财k 一分钟开奖投注手机app 江苏快三计划一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