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頻道 > 人物 > 老白

老白  作者:高陽酒徒

發表時間: 2020-04-29  分類:人物  字數:2524  閱讀: 161  評論:1條 推薦:5星

 

老白這個老頭,細論起來要算我舅舅們出五服的長輩。至于他的大號,我早忘了。只記得他有個兒子,早年在黃水庵村當電工,早在老白生前就觸電身亡了。

那時候,我父親在黃水庵村做礦石,就住在老白家隔壁。老白是個須發皆白的老頭,瘦的皮包骨頭,腰永遠佝僂著,說話慢慢的,F在想來早已年過八十了吧。

有回我父親傷了腳,臥床靜養了幾個月,老白有事沒事的來看我父親,聊一些陳年往事。他和我祖父是簡易師范的同學。我祖父外祖父去世的早,我全無印象。關于他們的一些情況,居然大部是老白告訴我的。

后來我不上學了,但也沒事可做。老白夫妻兩個在河邊開一小片地,種點白菜蘿卜之類的,別的早已干不動了。這樣,我和老白聊天的時間就多了。

一次他和我聊起他和我祖父當年上學的事情。本來嵩縣是沒有師范的。 正經的教師也沒幾個。讀私塾的時候,還是前清那一套先百家姓,千家詩,再四書后五經。至于新式教育要到北伐以后了?箲饡r,河大遷嵩,始有簡易師范。高小畢業就可參加考試,F在看來,學歷相當于現在的初中吧,但在那個年代,已經是鳳毛麟角了。學校不收學費,生活費自理,就這好多人也上不起。畢業生一般從事基礎教育或進入基層政權。

去上學的時候,一般會事先熬點大煙膏帶上。戰亂年代,大煙膏和銀圓才是硬通貨。去縣城去洛陽,沒有車,基本步行。有錢的人家會有家丁護送,平民三五一伙,背一把老套筒,天不黑先住店。

夏天的夜晚,乘涼的時候會講一些家鄉的綠林人物。李永魁修德亭寨,把南坡的木頭都砍光了。打縣城的時候,他老媽就在縣里。知縣把他老媽吊在城墻上。李永魁眼都不瞅一下,大手一揮,兄弟們給我上。嘍啰頂著方桌攻城。陶莊科的陶富榮早先是個叫花子,后來做了王天縱的二架桿。一次在干澗溝遇上了他舅,一槍就把他舅打死了。心狠手辣,所以就沒兒子。

日子久了,我覺得老白是個有趣的老頭。

老白和我祖父的經歷相似。都是簡易師范畢業,抗戰時期從事教育。五十年代后期回鄉。所不同的是他們的后半生。我祖父算是基本平靜的度過自己的后半生。至于老白,可以用九死一生來形容。

這一切,要從老白的父親說起。老白的父親叫白發祥,是舊政權的基層干部。中共建政之初,白發祥組織隊伍與中共對抗后被新政權鎮壓。要說人都死了,老白又未參與其中,本應與他沒啥事。禍不及妻兒嘛,可政治運動不講這些。

因為政治運動。老白離開了學校?烧芜\動越來越頻繁,越來越觸及心靈及皮肉。一般人就受不了了。文革中,老白瘋了。不知羞恥赤身裸體,滿身泥污,和豬狗睡在一起,吃狗屎,喝牛尿 ,胡言亂語。有好幾回,我這個奶奶說起當年的情形,還是老淚縱橫,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丈夫瘋了,孩子又小。忙完地里忙家里。,還要給丈夫治病。日子過得那就不叫日子,可還得過。

我媽說,他這個叔當年喝的草藥能堆一間屋子。這不是給人治病哩,是給牛治病哩。

好在文革結束了。不管日子多么艱難,都活下來了。老白又奇跡般的恢復了正常。我想,對于老白一家來說,能活下來就是最大的勝利了。我有一朋友,他爺爺因為響應政府號召,十萬學生十萬軍。參加了遠征軍,沒有死在緬甸的叢林里,解放后為仇家所殺。孩子們連夜分散出逃。我問他,你爺爺死的不明不白,你父親他們就沒想告狀?他說,能活下來就不錯了,告啥?

我一直想,老白是不是真瘋。如果是真瘋,那為什么喝了那么多藥都無效,文革結束就好了。但不瘋,又咋能活下來。老白是長輩,年齡大了,我不好意思問他。

某年,我無意間在家里找到一本,我祖父臨終前寫的回憶錄,取名《我的前半生》。這個和溥儀的回憶錄重名了。不過,無所謂。我花了十余天的時間通讀了一遍。算是對他們那一輩的鄉村知識份子有個大概的了解。

生于那個年代,大家都不容易。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活著。他們有好多同學無故的做了炮灰。

當然也有混的好的。有一同學隨了舊河大一部逃臺,最后著作等身。九十年代初回鄉。召集舊日同學一聚。席間舊日袍澤十不存一。大家相擁爾泣?拮约,哭別人,哭世事無常。

老白一輩中的一個遠房親戚。畢業于嵩英中學。最后看在家鄉混不下去,直接去了酒泉。后來每回回鄉,必去新安的千唐志齋。以示不忘當年舍飯之恩。

后來,我離開家鄉,在外面闖蕩。慢慢地和家鄉的聯系就少了。某年,我回家。母親告訴我,老白死了。他本來是要給自己的父親遷墳的。等墓道打開,老白扒在棺材上,嚎啕大哭聲鎮于野。任誰也勸解不了,當時天降大雨;焐矶紳裢噶。幾天后,老白就走了。

我心一陣酸楚。那個時代已經遠去了。他們那一代鄉村知識份子都走了。從此一卻都只是個傳說。


編輯點評:
對《老白》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捕鱼欢乐炸无限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