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頻道 > 隨筆 > 疫后 市井

疫后 市井  作者:秦阿

發表時間: 2020-05-17  分類:隨筆  字數:2706  閱讀: 175  評論:0條 推薦:4星

 

  宅家憋屈了半年,今早決意去吃“堂飯”。堂飯,即下堂館用餐。老地方,附近一家小有名氣的粥棚。今天粥棚生意不算好,沒了昔日的紅火。諾大的廳里,只有幾位成年人在招呼著上學的孩子們用餐,天尚早,作為主流,老人們還沒來用餐。

  這家粥棚為自助模式。幾年前開的,各種粥,淡的咸的甜的,稀的稠的,粗的細的,林林總總不下十幾種,擺在那,食客自已盛,每位收兩元,隨便喝飽肚子。有暈素小籠包子佐配,當然,收費了。

  因為挑選余地大,收費合理,店家親和力強,生意一直很好。

  我打開消毒柜取了碗筷,掃了付款,盛了半碗內有黃燦燦玉米粒的貢米稀飯,叫了四個小包子,夾了一筷子玉蘿卜絲放在小碟子里,開吃了。

  邊慢悠悠地吃,邊環顧四周,沒多大變化,只是經營者中,多了一位大小伙子。

  小本生意,廚子加跑堂平時就仨人。面案就在飯廳里,過去是兩中年女性包包子,稍年長些男性干些上籠、揭籠、收碗一類雜活。今天還是仨人,少了一位女性,多了一位大小伙子。年長的男子依舊,應該是女性的父親或公爹,我端什半天,小伙子應該是女性的兒子。理由是:足有一米八個頭,胖乎乎白靜靜的臉上還留著稚氣。除非自家孩子,尚在哪所大學念書,因疫情沒有返校,就來自家粥棚貼廚了?此粫r和媽媽親呢低語的樣子,好溫馨。

  “老板,有瞪眼湯沒"?

  人未到聲到。一陣風旋進門;鸺t的休閑衣裹了豐乳腴臀,發髻高慫,徐娘風韻十足。老板笑吟吟應答說不知道大駕光臨,沒煮之類應酬話。

  “剛從西藏回來,就想著來喝粥了”。

  “那地方真美,美得都不想回來”!   一陣風似的,一邊朗聲說話,一邊麻利取碗盛粥端包子出門坐露天餐桌,四五人吃著喝著,仍然朗聲說笑,旁若無人。我還在琢摩“瞪眼湯”的事,風火女人接著喊話,要老板明早早熬一鍋,需帶了上白云山。我才聽明白,原來是清水煮綠豆。

  “越稀越好,錢照付”!爽快,呵呵,自已就有些自漸形穢了。目前瘟疫剛取得階段性成果,咱們連自家后花園還沒敢逛,人家都到西域去了。所以不能攀比,人比人那是有差距的。近幾年中國大媽們,成群結隊浩浩蕩蕩滿世界跑,已成一道風景,靚麗得很。想著在異國他鄉,走下飛機,飄著五彩巾,拉著行李箱,雄糾糾氣昂昂,高唱義勇軍進行曲的娘子軍,不禁啞然失笑,那是國威嘛。

  在超市門前戴好口罩,主動伸手測體溫,才發現這里已是只測不讀了,好事!說明疫情不緊了,形式主義有時也很令人振奮。然后直奔生肉柜,中午要做排骨湯給孩子們吃。剔骨小哥今天心情不好。隨著手里刀子上下飛舞,一組牢騷話發泄出來:真是老不要臉!一根絲一根絲挑瘦肉!這要擱過去,大喇叭一吆喝,看她臉往哪擱!

  順著他眼神往那邊一看,也是,寫著“五花肉絲”的柜里,只剩白花花肥肉條了。

  交待小哥把排骨剁了,刷卡付款,拐菜市稱了白蘿卜回家。大門口處,徹底懵了:才發現自己一手掂著一元柒角買的的蘿卜,一手拎著手袋,唯獨沒了柒拾捌元的一小袋排骨!返回,快步到菜市場,先看蘿卜攤,人來人往卻不見商戶,心想不妙,這情況,誰順手牽羊都是順理成章的。疾步趨前,終于舒了口氣,掂上熟悉的一小兜排骨,真有點想喊“天下無賊”了。

  早市路口,一輛小平板貨車每天都停在那賣豌豆角。往年也賣,但今非昔比,僅賣一元貮角一斤。伍元錢撮一大兜,回去煮了,甜面可口,是我的最愛。往年也吃,那要三四元錢一斤,只嘗嘗鮮罷了。于是,不由自主見天去買。這情況足足延續了十幾天,不知農戶種了多少,且雇了多少人手才能整車整車給城里人送。谷賤傷農,不是嗎?別說種地成本,這年頭連收摘工本都不夠的。

  雞蛋價和豬肉價也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鮮蛋價直落破三,害得我看見煮蛋就想吐。

  老同事說單位扣了一點他們退休人員的文明獎用于獎勵在職人員加班。退休人員不干,揚言要上訪,領導說好啊,一上訪就不文明了,不文明上級就把每人每月六百元文明獎取消了,獎金取消大家啥事都沒了。

  我說去買豌豆莢吧,買完啥都不說了。

  我用微信支付幾年了,很方便,不帶現金,不怕假錢,不怕小偷,如今還不怕病毒。一次遭遇改變了我的習慣。有老頭老太太們逃避場地稅,在路邊擺個菜灘,菜新鮮得很。我拿了菜掃二維碼時,他們卻要求付現金,見我奇怪,他們笑著說,微信轉帳給子女了,現金自已可以留著。原來他們也要截留點“營業款”作零花錢的。唉,如果他們每月有六百或九百的文明獎,何苦摳索這幾個私房錢呢?可見文明離開物質基礎也支撐不住的。

  兒子在網上用一千二百元約購了一瓶茅臺。按照契約,再一千五百元轉賣給這家派出的收購人,獲三百元利潤。說是促銷活動,我仰著臉半天也沒聽懂竅道,吃飽撐的?還有,兒子說馬上要發放代購券了。我發牢騷:直接發人民幣呀,日本不就發日元嘛。兒子挪揶說:發人民幣你又存銀行啦!就你那消費觀念,國家經濟咋發展?

  這我知道,經濟,成了眼下當紅說辭了;謴,拉動,刺激,都是為了經濟。

  愛國從我做起,一激動,就去商店刷了一通,先換掉老房子的幾樣舊家俱。那天,商家報了價,我下意識剛說優惠點,沒想到老板娘竟激動得滿臉通紅,攤著兩只手說:上半年一宗生意還沒作,你今天是頭一宗,豁出去了,伍千給你!不行你走人,不多說了。說完泄氣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看我。要是過去,我會抬腿就走,誰看你臉色?掂著豬頭還怕找不著廟門?商品太多了,真可謂琳瑯滿目,隨便到處都能買,還價只不過是一種程序,其實買家永遠沒有賣家精。

  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我特別淡定。平靜地聽商家說完話,就笑著說成交了?粗习迥锔吲d地忙著開票,調貨,聯系搬運工送貨……,我心中升起一種無名滿足感,還有點江湖感和菩薩感,雖然知道“掉坑里”是肯定了。若自我安慰一下,就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都不容易,該任性就任性一次吧”。同時浮現在腦海的,還有我辦卡的理發店那個理發師、開私人珍所的干兒子小兩口、賣雞旦的從農村出來供著兩個大學生的小老鄉,他們租著房子,可是快半年沒有開門營業了。

  晚上突然想起,有人說國家的每一分線都有每一個老百姓的一份,因為大家都是納稅人,有道理。那么,這時候,每一個人也都應該為自己國家經濟建設出一點力吧。

  想好了,決定了,明天就買購物券。

  庚子年四月廿一日


編輯點評:
對《疫后 市井》一文發表給力評論!(250字內)
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
 
來消息了X
捕鱼欢乐炸无限外挂